徐志摩的前世今生-冷落深处寻墓园(一)

人气 4219   2012-9-25 15:57

除了大自然,给他灵感更多的是他心目中的那些世界文化名人。虽然意大利是文艺复兴的摇篮,但他却没有在历史文化方面作研究.意大利给他灵感最多的不是那些博物馆和画廊,而是一些名人的坟墓,包括他心目中了不起的人物,如英国诗人拜伦、雪莱、济慈、勃朗宁夫人以及意大利的画家、雕塑家米开朗琪罗,梅迪启家族等。他以中国人的传统和独特的方式,到处款款有情地上坟,正像他在俄罗斯吊古一样。他既然以搜玄探秘为目的,佛罗伦萨那绿树成荫、芳草竿芋的墓园就成为他神往的地方。他来静寂森然的角落,体会生死齐一的昂奋和情感,宣泄寂寞的柔情,那是怎样一种境界。正如格雷所说“远离那发疯的人群”,完全沉浸在生死交替的思想中,“不与时人同梦”!
徐志摩的这次欧洲之旅,正是春暖花开的清明时节,“我这次到欧洲来倒像是专做清明来的”。意大利的静谧和山水给他灵感,巴黎的文坛巨星给他吸引,一路上的坟墓给了他特殊的感情。在莫斯科,他来到契诃夫、克鲁泡特金的坟前;在德国柏林给自己儿子上坟;在法国的枫丹白露上了曼斯菲尔德的坟,在巴黎上了茶花女、波特莱尔、哈哀内、伏尔泰、卢梭、雨果的坟;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上了勃朗宁太太、米开朗琪罗、梅迪启家族的坟,还有但丁、佛朗西斯的坟;在罗马上了雪莱、济慈的坟。上坟是中国人的传统,徐志摩热衷于上坟,也许是中国文人的一个癖好,也许是一种遗传,想来,他也是为了拜揭他理想中的英雄。于是,他一路上坟,是要把他的一腔思念,寄托在幽冥的墓园里,与地下的英雄默默密语。
徐志摩在《契诃夫的墓园》中认为,吊古可以使你感悟到光阴的实在,任凭你想象它是汹涌的红潮,想象它是渐黄黄黄的流水,想象它是倒悬的急湍,想象他是无迹的尾间。只要你见到它那水花里隐现着的骸骨,你就认识它那无所顾忌的冷酷,它那无限量的破坏的贪欲:桑田变沧海,红粉变骸镂,青梗变枯柴,帝国变迷梦,梦变烟,火变灰,石变砂,玫瑰变泥,一切的纷争消纳在无声的墓穴里……那时间的来纵与去迹,它那色调与波纹,便如夕照晚霞中的山岭融成了青紫一片,是丘是壑,是林是谷,不再分明,但它那大体的轮廓却亭亭地刻画在天边,给你一个最清澈的辨认。这一辨认就相联地唤起了疑问:人生究竟是什么?

  关注度: 4219   Baidu: 5   360: 0   Google: 1   其他: 2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徐志摩论坛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