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志摩的前世今生-冷落深处寻墓园(三)

人气 4093   2012-9-25 15:58

徐志摩钟情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,在此的创作也特别多产。除《欧游漫录》和用英文写的《翡冷翠日记四则》外,还写了几篇介绍意大利作家邓南遮的文章,还有咏唱爱与死主题的《翡冷翠的一夜》等诗篇。从此,徐志摩就迷上了邓翁,而且翻译了他的戏剧、小说和诗文。
徐志摩想拜访他理想中的英雄邓南遮,因为邓南遮的著作曾经在他留学英国时就为他所赞美。徐志摩对他作品中爱与死的主题感受特别强烈,这显然与徐志摩的恋爱观以及他和陆小曼一波三折的恋情有关。徐志摩不仅将邓南遮的作品,如戏剧《死城》译成中文,还写了很多评介文章。徐志摩把(死城》说成是“一本无可比拟的巨构”,说它是生的诗篇和死的圣颂融会交流而成的协奏曲……生与死,胜利与失败,荣耀与沉沦,阳光与黑暗,真实与虚无,乐与哀……徐志摩向《死城》的主角,也是向自己发出了呼喊:“奋跃啊,勇敢的追求者……”他以此勉励自己,决心为爱而奋斗。
当他得知林徽因已订婚,明白与林徽因的爱情已不可能,于是他写了(希望的埋葬》一诗:“我又舍不得将你埋葬,希望,我的生命与光明!像那个情疯了的公主,紧搂住她爱人的冷尸!”诗中沮丧的情怀,爱情失落的悲哀,爱与死的交织,正是从邓南遮那里吸取的灵感,他吸取了邓南遮的感性意象的高超手法,与邓南遮的《秋晨之梦》很相似。徐志摩在看了瓦格纳的歌剧《特莱斯顿和绮素提》后,戏剧舞台上所表现的浓度极大的浪漫情感,以及那借着黑夜、爱情和死亡所作的宣泄,感动了徐志摩。于是他写道:当剧中的特莱斯顿快要死的时候,绮素提从海湾里转出来寻找他的情人,穿一身浅蓝带长袖的罗衫—我自当是我自己的小龙,赶着我不曾脱气的时候,来搂抱我的躯壳和灵魂。那一阵子寒冰刺骨的冷,我真的变成了戏里的Tristan了!瓦格纳的歌剧带给诗人无比喜悦和奇妙联想,通过对瓦格纳作品的评价,徐志摩触景生情,他感到如果没有爱丽斯、桃乐斯、玖思他就会记不起自己去过了维也纳、法兰克福,没有他们的存在,即便是佛罗伦萨、巴黎也毫无意味,那些叫诗人“倾倒”的女人!他由此联想到陆小曼,并把这种感怀写在他给陆小曼的信中。这不能不说邓南遮不仅影响了徐志摩的艺术,也影响着他的生活。

  关注度: 4093   Baidu: 3   360: 0   Google: 2   其他: 2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徐志摩论坛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